出羊相的“罗永浩们”,还能继续牛下去吗?

发布时间: 2021-03-04 17:19:00

2020年初,一场疫情让直播带货野蛮生长。


2020年末,几场翻车让带货风口初见颓势。


先是辛巴的糖水燕窝事件打响了直播打假的第一枪,喜欢交朋友的老罗就紧随其后,在造假羊毛衫上出了“羊相”


(罗永浩朋友圈,自爆直播间羊毛衫假货)


如今辛巴被迫隐退,网友更是盛传他将面临15年牢狱之灾;罗永浩则是被王海追在屁股后面,被要求给购买了邓特艾克漱口水的消费者一个“说法”。


而这个“说法”初步估算价值2个亿,刚好与罗永浩的剩余欠款持平。如果假货说法一旦坐实,那么罗永浩接下来的《真还传》可能就要变成《真还不了传》了。



(王海依旧对罗永浩紧咬不放,截止抖妹发文前,罗永浩方并未回复)


根据热心网友的统计,今年直播翻车的大主播包括但不仅限于:


张韶涵,直播间中的某款防晒喷雾被网友指出已经被护肤类产品生产许可;

杨坤,先是被商家质疑刷单,后因直播状态问题被网友热议;

汪涵,同样被网友质疑刷单问题,事件反转多次;

李雪琴,亲历直播间虚假流量乱相,火热互动结果是机器人制造出来的假象;

辛巴,糖水燕窝事件与打假人王海上演了多轮隔空舌战,道歉收场;

罗永浩,自爆直播间售卖的皮尔卡丹羊毛衫是假货,“假一赔三”的赔偿政策也被网友们称为“年度最佳理财产品”,堪称最强公关。

……


(快手头部主播“辛巴”辛有志)


这其中,有的是主播坑了商家,也有些商家利用了主播,但最终为这场闹剧买单的却都是无辜消费者。


001

坑位费,一位一“坑”?


在达人坑商家的事件中,坑位费是不少商家的痛。


“老板会武术”和“暴躁老韭菜”两个账号的号主,都曾在公众号上曝光过自己作为商家被明星或者头部主播“收割坑位费”的经历。

“老板会武术”的号主是位美妆商家,由于看中抖音头部主播“爆笑三江锅”的影响力,便与某机构签订了一份直播合同,付了4万元的坑位费。结果直播当天,三江锅总共出镜5分钟,而整场直播的招商费用就高达上百万



(被坑商家在“爆笑三江锅”视频评论中的留言)

直播当天的数据已经差强人意,到了第二天,退款订单更是让各位商家措手不及。根据“老板会武术”号主统计,这次直播他的真实销售额仅有1000余元

“暴躁老韭菜”的号主也有同样的遭遇,在支付了头部主播高额坑位费用之后,由于主播档期安排等问题,销售额完全没有达到预期。



(“暴躁老韭菜”号主的曝光文章已经删除)

从上面的案例也可以看出,有些机构起码还注重面子工程,愿意从商家付出的坑位费中拿出1%用于刷单,起码让直播数据好看那么几个小时;


但是更多的机构却摆明了“真实至上”,刷单这类表面功夫都懒得去做,让商家只能面对数十万坑位费带来的寥寥订单边打包边垂泪。


不仅仅是头部主播爱翻车,与中腰部主播的合作也同样处处布满陷阱。曾有商家在交流群中抱怨道:“合作了近10位付费主播,坑位费前前后后掏了三四万,但是最终的效果才只有几百单”。


不过上面状况已经算是不错,有商家在下面跟着吐槽,“上万坑位费找到的主播,连100单都没有跑出来。”



(没想到刷单终有一天也成了商家的痛)

除了坑位费这种真金白银的付费合作之外,“撸样党”也成为了许多商家的心头痛。有商家表示,自己在上半年已经寄出了上百件样品,但是最终的带货效果惨不忍睹,连样品钱也没能赚回来,还有些“寄出去就没了下文,完全打了水漂”。


在直播带货这个风口,跌落的商家总比起飞的多。

002
翻车补偿,补不足的消费信任感

虽然在直播带货这个新玩法中,主播站在了生态链的顶端,但是被商家反杀的主播,也不在少数。

像是辛巴和罗永浩的翻车,其实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无良商家。不同的是,罗永浩是自己站出来挨打,辛巴却是跟王海来回比划了几招之后,才不情不愿认了个错。

其实罗永浩被商家坑,已经不是第一次。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罗永浩)

在“5.21”前夕一场直播中,他所带货的“花点时间”520玫瑰花礼盒,就因为品控运输等多种原因,经历了第一次小翻车。

罗永浩的反应很迅速,马上确定了方案——自掏腰包100多万,承诺所有购买“花点时间”玫瑰的用户将得到双倍现金返还。在保住了带货口碑的同时,还成功为自己的“交个朋友”直播间打了一个“靠谱”标签。

(罗永浩针对“花点时间”翻车的道歉微博)

而第二次翻车,显然没有第一次那么好过。虽然赶在打假人王海之前完成了自爆,假一赔三却也让罗永浩体验了一把断尾之痛。好在立正挨打的积极认错态度赢得了消费者的原谅,这次的风波总算是有惊无险。

但是比起罗永浩,其他主播面对劣质产品时的态度就有些暧昧不明了。能够退款处理的已经是寥寥少数,更多的达人则是选择了闭口不提的沉默政策,只等着消费者消化遗忘这次污点。

商家之所以能够一次又一次的坑到这些主播,也暴露了这些号称头部的主播在选品把控方面的不严格不专业而选品,却是直播带货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良莠不齐的产品质量夸张造假的卖货套路消极应付的售后态度,都成了浇在消费者火热购买欲望上一盆冷水,更成了埋在直播带货行业的一大隐患。如果任由这类行业乱象继续延续,别说朋友交不成,头部主播恐怕也会有“下车”的一天。

(罗永浩,交个朋友)

003
官方下场,直播带货的“紧箍咒”

直播带货是产业迭代衍生出的产物,从2015年起步,到了2020年就已经实现了市场规模的几何倍增长。截止到2019年,我国视频直播行业的市场规模就已经达到了1082亿元


(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视频直播行业5年间的市场规模增长了近17倍)


在任何一个行业的初期,都会有一段混乱期。直播带货行业中所衍生出的低质量商品低价高卖刷单造假等问题,也更像是一种阵痛,终将消失在行业发展的长河中。

在中消协11月20日发布的《“双11”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中,也就这类现象进行了点名批评,其中汪涵、李雪琴、李佳琦等明星主播赫然在列,分别涉及到了虚假流量及低质售后的问题。


(《“双11”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中,关于汪涵直播带货的案例分析)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更是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其中提到,开办网络秀场直播或电商直播的平台要切实落实主体责任。有了官方层面的监管,直播带货再也不是法外之地。


相关文章